哥哥离世那一刻(《一个瑜伽行者的自传》摘录)

我去了出生地戈勒克浦尔(Gorakhpur),并看望了哥哥阿南达(Ananta)。他突然病倒在床,我深情地看护着他。

这个沉重的宣告使我充满了悲痛。我再也无法忍受在戈勒克浦尔继续待下去,眼睁睁地看着哥哥离去了。在亲戚不谅解的批评声中,我坐上了最早可以离开印度的船。它沿着缅甸经过中国海,驶向日本。我在神户上岸,只停留了几天。我的心情实在太沉重了,无心观光。

在返航到印度的途中,船停靠在上海。随船的密斯拉(Misra)医生带着我到几家古董店去,我为圣尤地斯瓦尔(Sri Yukteswar,1855-1936)、家人和朋友们选购不同的礼物。我买了一个大型的竹雕,打算送给阿南达。当中国店员把竹制纪念品交给我的时候,我把它掉在地上,叫喊着:“这是为我即将死去的哥哥买的!”

一个清楚的事实扫过了我,他的灵魂刚刚在无限中解脱了。纪念品猛烈地掉下来碎裂了,在啜泣声中,我在竹子上写道:“献给已经离去的阿南达。”

陪伴我的医生目睹了这一切,嘲讽地笑着。

“省下你的眼泪吧,”他说道,“等你确定他的死亡时,再流泪还不迟呢!”

当我们的船抵达加尔各答(Calcutta)时,密斯拉医生再度陪着我。我的小弟毕修(Bishnu)在码头等着迎接我。

“我知道阿南达离开这一世了。”在他还来不及开口以前,我就跟毕修说,“请告诉我以及在这里的医生,哥哥是什么时候死的?”

毕修说了日期,正是我在上海买纪念品的那一天。

“小心点!”密斯拉医生叫了起来,“不要让这个消息的只言片语传出去!那些教授们会在原本已经够冗长的医学课程中再加入一年心电感应课的!”


(转载《一个瑜伽行者的自传》第25章 哥哥阿南达与妹妹娜里尼

 

头版(1946)重印本封面(This item does not ship to China.)




中英双语版

评论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