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的单车|广东美术馆|2014.9.2






朱清时(1946- ):那段时间,南怀瑾(1918-2012)还在世,我去过他那几次。这位老人很有智慧。他讲了一个故事,我马上就明白了,每个人不快活,实际上是执着在一些东西上。这就是禅宗说的放下,人要放下就没有忧愁了。



王菲(1969- ): 我们已经不习惯接纳事物原本的样子,什么都要跟“我”联系起来,然后用“我”的喜好和情绪去分别和复杂化,不能自拔。一会儿傲慢了,一会儿又不自信了,一直围着“我”转。认清了“我”的虚幻就会真正接纳。没有证悟空性之前,放下只是说说而已,哪有那么容易。



严明(1972- ):可以去世界已是天大的缘分,它的丰富已经让我应接不暇,应该无须再刻意为之了。



彼得·罗素(Peter Russell,1946- ):西方科学逐渐从一神论的宗教教条中解放出来,建立了自己的无神论世界观。虽然这与传统宗教的世界观极为不同,但我相信两者最终会重新汇流一处,而他们的相会点就是意识。当科学视意识为现实世界的基本特质,而宗教则把看作闪耀于我们之内的意识之光,那这两种世界观就会开始会合一处。



王国维(1877-1927):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晏殊(991-1055)《蝶恋花》】。此第一境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柳永(约987-约1053)《凤栖梧》】。此第二境也。“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1140-1207)《青玉案·元夕》】。此第三境也。






2014.9.9

镜缘录 w.1436: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 上一周 >>> 2017 >>> 2016 >>> 2015 >>> 2014 >>> 2013 >>> 2012 >>> 2011

评论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