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滴|2014.9.15







潘德孚(1935- ):最近,西方出现了很多的非主流医学和医学异教徒,他们在不断揭露现代主流医学的弊病。有涉及社会的,也有涉及医学本身的,可是,都没有找中根子。这个根子之一,就是误身体为生命。因为西方的内科病理学,是以解剖学做基础的。而解剖学解剖的是没有了生命的尸体。



蒙克(Edvard Munch,1863-1944):自然并不只是你用眼睛所能看见的一切,它还包括用灵魂才能看到的内在图像



沈从文(1902-1988):千万年来的人类把聪明才智多使用在得失竞争上,所以把原始人的嗅觉、视觉、听觉,甚至于综合分析能力全失去了。理解到这方面时,将可设法恢复已失去的一切。



黑塞(Hermann Hesse,1877-1962):我们讲得太多,聪明话没有任何价值,只能让人远离自己的内心。而远离自己是一种罪过。人必须像乌龟一样,能完全蜷进自己的内心世界



顾城(1956-1993):我想当一个诗人的时候,我就失去了诗。我想当一个人的时候,我就失去了我自己。在你什么也不想要的时候,一切如期而来。



尤西·瓦尔迪(Yossi Vardi,1942- ):如果我听说哪个小孩是天才,我就想和他建立联系——我会给他写张支票并告诉他:“去做吧,你可以做你想做的任何事情!”从那之后,我们就有了某种并不存在的友谊——你不打扰我,我也不打扰你。你只要去做你的事情就好了。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必须天才、可靠和朴实



佚名:跟水学习如何面对不同的空间。无论把水倒进不同形状的容器,水是改为容器形状,永不抱怨空间的改变






2014.9.23

镜缘录 w.1438:跟水学习如何面对不同的空间 >>> 上一周 >>> 2017 >>> 2016 >>> 2015 >>> 2014 >>> 2013 >>> 2012 >>> 2011

评论
热度 ( 3 )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