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2014.7.29







常书鸿(1904-1994):有一天我从卢浮宫出来,遛到塞纳河旧书摊,忽然发现了一部由六本册子装订的《敦煌石窟图录》,这距今 1500 年的古画,气势雄伟的构图,其笔触的奔放甚至于比现代野兽派的画还要粗野,我十分惊讶。我在法国追求艺术,结果艺术的根,还在我们自己的祖国。



刘仲敬(1974- ):《史记》是我第一部“根底”书,冥冥中若有神意。我不看《表》、《志》之类讨厌的流水账,只看《本纪》、《列传》之类有故事、有文采的部分。故事总会有续集,文采则会上瘾。这条线路引导我读完了二十四史大部分有故事的部分。后来莫名其妙地发现自己会写古文和古诗。我大概是古典中国那种熏陶式教育的最后一批意外产品。



费尔南多·佩索阿(Fernando Pessoa,1888-1935):我对世界七大洲的任何地方既没有兴趣,也没有真正去看过。我游历我自己的第八大洲。有些人航游了每一个大洋,但很少航游他自己的单调。我的航程比所有人的都要遥远



周迅(1974- ):孤独是人生的常态。我们只能学会和孤独相处,学会享受孤独,真的你就牛逼了。我现在还不行。所以我会接触佛教,找一找答案。人这辈子,最难搞的还是你自己。佛教给了我很大的帮助。我最大的追求就是心灵的平静。






2014.8.4

镜缘录 w.1431:十分惊讶艺术的根在祖国 >>> 上一周 >>> 2017 >>> 2016 >>> 2015 >>> 2014 >>> 2013 >>> 2012 >>> 2011

评论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