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道|广州|2014.1.3






刘胜飞(1983- ):绝大多数人不太可能在大学里培养出独立思考能力,最优秀的那部分学生也顶多是在这种大学里努力地琢磨着、践行着怎么为自己的视而不见充耳不闻开脱、怎么预热做一个现实和社会的好奴隶而已,看不到他们有与社会乃至与自己拉开距离的观察能力、思考批判能力,更别提引领自己、引领社会的境界了。



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1903-1950):一些想法愚蠢得只有知识分子才会相信



薛兆丰(1968- ):我们往往只知道追求精确测量,却没有意识到追求精确测量的本身,就可能影响测量的结果。我们也常常只知道知识分子生来就喜欢追求公平和秩序,却没有意识到这种天性本身就可能导致大量的不公和混乱。



文钊(70后):历史远比我们所了解的要精彩。像我这样 70 年代生人,多半要在离开课堂若干年之后,才有机会重新打量历史。新闻是活着的历史,也可以说,新闻和历史同源。写新闻的人,如果知道自己写的其实是将来的历史,笔底应该会有一丝敬畏。



塞伯特(Steffen Seibert,1960- ):所有国家必须真诚面对它们在 20 世纪恐怖事件中的角色,只有这样才可能与以前的敌人打造未来。这是德国铭记在心的结论,我认为适用于所有国家。



张德芬(1962-):每个发生在你身上的事件都是一个礼物,只是有的礼物包得很难看。如果你能带着信心,给它一点时间,耐心,细心地拆开这个惨不忍睹的外壳包装,你会享受到它内在蕴含着丰盛美好,而且是精心为你量身打造的礼物。






2014.1.10

镜缘录 w.1401:每个发生在你身上的事件都是一个礼物 >>> 上一周 >>> 2017 >>> 2016 >>> 2015 >>> 2014 >>> 2013 >>> 2012 >>> 2011

评论
热度 ( 2 )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