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谢道长——比尔·波特问道中国隐士(之二)- 2014.5.5

老子说,要修静和不偏不倚。要自然。自然的意思是不强求。当你自然地行事的时候,你就会得到你需要的东西。但是为了了解什么是自然的,你必须修静……你不能只靠在书本上看到的话来解释内在的修行。首先你必须搞明白它们是什么意思。 ——谢道长



问谢道长——比尔·波特问道中国隐士(之二)

(1989年夏于仙姑观)

过了华佗墓,在玉泉院的东墙外,有两座小道观。第一座是十二洞观,大部分云游的道士都在那里挂单。我们经过它锈迹斑斑的大铁门,又走了一百米,进入了仙姑观砖木结构的大门里。西安的一位中国朋友曾经告诉我们,这是谢道长居住的地方。我们找到他的时候,他正在床上支着身体,用一盏热灯烤...

问任法融道长——比尔·波特问道中国隐士(之一)- 2014.5.4

不仅人,一切生物都是这个“无”之体的一部分。一切事物与“无”都是一体的。宇宙间再没有第二个东西。实证这一点,不仅是道教的目标,也是佛教的目标。世界上的一切都在变化。道教徒和佛教徒寻求的是不变的东西。这就是他们不追名逐利的原因。他们寻求的只是“道”,就是我们生于斯,回归于斯的那个“无”。我们的目标就是要与这个自然的过程融为一体。    ——任法融道长(1936- )



问任法融道长——比尔·波特问道中国隐士(之一)

(1989年春于楼观台)

《道德经》是道教最早的经典,迄今为止,还没有哪一种对“道”的解释能够超过它。二十年前,...

泮塘|广州|2012.3.6

泮塘小巷|广州|2012.3.6

比尔·波特:我的师父寿治和尚(2014.4.29 摘录)

“在纽约郊外的那次禅七期间,寿治从佛坛背后的一个小柜子里拿出了他的血书《华严经》给我看。我完全被惊呆了。他是我生平遇见的第一个和尚,其风度令我深深折服。第二天,我就决定在寿治门下皈依三宝……他指点我的不仅是经书里的佛法,更是身体力行的佛法,这足以令我受用终生。”  ——比尔·波特(Bill Porter,1943- )



我的师父寿治和尚
比尔·波特

去年造访碧山寺的时候,恰是寿冶和尚(1908-2001)的诞辰,方丈曾带我来过这里。墓塔是碧山寺的方丈主持修建的,最右边那座装着寿冶和尚的遗骨。

寿冶是最初带我学习佛法的人门师父。我们...

比尔·波特的禅悟之旅(2014.4.24 摘录)

我们每个人都从自己生命的起点一路跋涉而来,途中难免患得患失,背上的行囊也一日重似一日,令我们无法看清前面的方向。在这场漫长的旅行之中,有些包袱一念之间便可放下,有些则或许背负经年,更有些竟至令人终其一生无法割舍。但所有这些,都不过是我们自己捏造出来的幻象罢了。      ——比尔·波特(香港芙蓉山竹林禅寺,p.330)



朝圣

有人曾经向一位西藏上师请教获得证悟的方便法门。他给出的答案是:离开你自己的国家。做一个外国人可以使你有机会重新审视自己文化中习以为常或引以为傲的东西,并选择一些新鲜的、不那么消磨意志的事物...

广州|2018.11.9

很久以前,和小儿一道看过一部法国人拍蚂蚁的纪录片,甚觉震撼,在于这些小小蝼蚁单独看它就没啥特别,但观察一个蚁群的行为时就会发现,一个蚁群才是一个完整的生命体,里面的每一只蚂蚁,只是这个生命体的一个细胞,这些“细胞”经常游离得间隔颇远,却配合完美,行动在一股神秘力量的掌控下。

想象一下,如果我这身细胞松散到可以各各游离在躯体之外,而我还是原来的我。一个蚁群就像这样。

生命神奇,不可思议。

《第四阶段》(Phase IV,1974)这部科幻片就将一个蚁群的“智慧”等同人类之后,所发生的矛盾冲突……

假如我们人类的每一个个体,只是某个更高智慧体的一个“细胞”,而人又不向蚂蚁先生学习,时时处处...

读《新发现》月刊@省图,2014.4.9

读法国 SCIENCE&VIE 杂志中文版《新发现》@省图,2014.4.9


2014年2月号“深度”文章:

大脑是个医生:意念治病的 15 项证据
Marie-Catherine Merat/Francois Lassagne 撰文
周佩琼 编译

冥想、安慰剂、神经反馈术这三种疗法已经进入医学圈。它们之所以能够摆脱边缘化,并非由于科学降低了要求,恰恰相反!这首先是因为它们的疗效已获得多次有力验证。仅靠意念就可以治病!告别所有其他疗法,这无疑是个巨大的优势。可以肯定:只要对其加以引导,大脑是个出色的医生。(p.36)

安慰剂效应可与任何治疗、任何病理相关。目前研究最多的是对安慰剂在缓解疼...

阮义忠:初识广州沙面岛(2014.4.3 转载)

抱着善意好奇的眼光欣赏每个城市,让我时时都会有美好的新发现,就像抱着虔诚的心进暗房,才能让放大手艺日渐精进,将照片隐藏的丰富细节一一显影。 by 阮义忠(1950- )


广州沙面,2014 年 3 月


初识广州沙面岛
阮义忠(台湾)

近几年最常造访的内地城市就是广州,在王璜生先生担任广州美术馆馆长期间,连续几年来出席国际摄影双年展以及我的回顾展,再就是一些讲座、读友会。行程紧凑没空游览,除了因晨走而比较熟悉二沙岛,其余地方都只是搭车绕过,直到这回摄影工作坊在广州开班,才有机会感受老城区的生活步调,也才知道了沙面岛。

半年前,工作坊尚在杭州开课,素未谋面的博友张...

© 第彡只眼睛看世界 | Powered by LOFTER